自娛自樂|onkm中心|注意避雷
子博客有驚喜(???
子博客連結和密碼見最早的po
微博:高知國裏一個飛行愛
廢文網:https://sosad.fun/users/37599

外面有貓

文/小愛


-我復健了

-我的腦洞為何總是那麼有毒


神谷不知道TV Guide的工作人員出於什麽原因,每一次都給他塞不同的小動物拍攝,上上次是小狗,上次是兔子,這次是貓咪,也不知道下一次會是什麼。

從造型師手中解放後,神谷就走進已經佈置好的攝影棚,然後被塞了一隻貓咪進懷裏,在一堆露出老父親微笑的工作人員視綫下,攝影師「咔嚓咔嚓」地拍下神谷和小動物玩耍的畫面。多年的雜誌攝影經驗讓在衆人視綫之下拍攝的羞恥感早就消失殆盡,神谷一邊將貓玩具左甩右甩吸引貓咪的注意力一邊按攝影師要求做出不同姿勢不同表情。貓咪的專注力很短暫,不到一會就膩了神谷手上的玩具,轉身就要探索攝影棚的其他地方,神谷見狀一手把貓咪撈回來,聲音放軟哄道:“回來~還有一會就結束啦。”

攝影的進度不俗,一上午已經結束了室外的拍攝,其實一般來説都會先拍室内再拍室外的取景,但今天天氣預報下午會下雨,神谷的日程又實在調整不了,最後決定改爲上午拍攝室外,下午才拍室内的部分。室内的部分神谷有兩個造型,執事服造型的部分貓咪不用參與,神谷只要按照攝影師提示擺不同姿勢就可以了,因此拍攝效率十分理想,但到睡衣造型的部分時工作人員又抱來一隻和剛剛不一樣的貓咪,讓神谷小小地吃驚了一下。貓咪肚子上都是雪白的毛,背上帶點橘色,很是可愛,神谷忍不住就把貓咪抱起來撓下巴,撓得橘貓打起呼嚕來,就黏神谷身上不下來了,攝影師趁機按下快門,捕捉下這一瞬間。

休息時間時神谷坐在一旁喝著咖啡,工作人員把兩隻貓咪都放了出來玩耍,白貓和橘貓原來玩得好好的,沒想到有工作人員不小心把架子撞倒了,發出了「哐!」一下的巨響,把貓咪嚇得亂竄,橘貓飛快跑到神谷的腿上,把神谷也嚇了一跳,然後就感覺到腿上不正常的溫熱。

工作人員應該是來見習的,發現自己犯錯之後臉都青了一半。

“真的對不起!神谷桑沒嚇到吧?”

“我沒關係的,可是貓尿我身上了……”

那個工作人員聽了臉瞬間變得煞白,就差把「糟了闖大禍了怎麽辦」幾個字寫在臉上了。其他工作人員聞聲都聚集過來,橘貓見狀兩腿一蹬逃離現場去了,其中年長一點的一個工作人員注意到神谷腿上濕漉漉一片的慘況,道:“哎呀……神谷桑先去洗個澡吧,衣服的問題我去和服裝師説一下,那邊應該有后備用的衣服。”

“好,那就拜托你了,請問淋浴間在哪裏?”

“花園旁樓梯上樓之後右拐便是了,我一會會送替換衣服過去給神谷桑,您不用擔心。”

“謝謝你,那我先過去了。”


神谷進去打開水龍頭不久,剛才那個工作人員已經拿了衣服過來。

「篤篤。」

“神谷桑,服裝師讓我拿後備的衣服過來,就放在外面更衣間,一會請換上。”

“我知道了,謝謝你。”

幸好服裝師有預先準備好備用的服裝,不然今天的拍攝可能就要中止延後了,神谷不禁慶幸服裝師的兩手準備。

簡單洗一個澡只花了不到十五分鐘,所以沒有太阻礙拍攝進度,神谷換上了白色毛呼呼的睡衣——比起原來那套神谷心裏更喜歡這一套——重新抱著貓咪站在攝影棚裏被攝影師連按快門拍下每一個瞬間的畫面。

「今天的拍攝全部結束,辛苦大家了!」

「辛苦了!」

神谷向在場所有的工作人員鞠躬致意,口也沒歇著:“大家辛苦了......下次也請多多指教......”

時間剛走過七點一刻,剛好趕上晚餐時間,想了想神谷打開電話給小野發了郵件。


在哪裏?我雜誌拍攝結束了,回家吃飯?


神谷今天沒開車,昨天剛把車開去車廠做定期檢查了,想著小野那邊應該也還沒結束,便把手機丟進背包,慢悠悠往電車站走。電車往小野所在錄音棚的方向開出第三個站的時候,小野便來電,被神谷直接掐斷了,然後發了個簡短的郵件。


電車。


小野沒再打電話,改為回覆郵件。


神谷桑今天沒開車?我們回家吃豚肉生薑燒好嗎?昨天休假去超級市場買了豚肉。


好。我做你洗碗,上週問了小野坂桑怎麼做豚肉會又嫩又好吃,剛好試一試。一會在三號月台等。


好,超期待喲~


神谷沒再回覆,他翻出了上週向小野坂請教時記下的筆記,重溫著煮豚肉要注意的要點。

電車到站的時候小野就坐在月台的椅子等著,神谷叫了他一聲小野便提著包上車了,正值下班高峰期,車上都擠滿了西裝革履的上班族,神谷和小野都穿著簡便舒適的T恤牛仔褲,顯得和車上的人格格不入,神谷看著小野努力縮起身體,避免碰到旁邊的一個女社員,嘴角不禁上揚,他輕輕地把小野往自己的方向拉,下一秒便感受到小野感激的眼神,不過神谷裝作看不見,任由小野挨著自己,若無其事繼續看窗外的風景。

到家的時候已經快八點了,小野進屋隨手放下包脫下外套便往廁所跑,估計剛剛在錄音棚走得太急,來不及上廁所。神谷把自己和小野的鞋都放好,進了大廳又把小野和自己的包都放好,然後再把兩人的外套掛上,才抱怨:“小野大輔你進屋給我放好東西!”小野的聲音隔著門傳來:“謙抱歉抱!這週我負責洗衣服!”

神谷心想你洗衣服的話不就要我晾衣服,說:“才不要咧!你洗衣服的話洗衣機又要被泡沫淹沒了!”說完也不理小野的反駁,放軟聲音找自家愛貓去:“娘桑~爸爸回來了哦,你躲哪裏啦?”

娘桑趴在貓爬架上假寐,聽見神谷叫自己名字一下子就醒了,睜著亮晶晶的眼睛看著神谷,神谷像往常一樣提起娘桑的腋窩往自己懷裡送,不料娘桑卻一反常態地掙扎起來,還撓了神谷一爪子,幸好昨天神谷剛替它剪了指甲,不然傷口肯定要深得多。

娘桑趁著神谷因為被撓到而下意識鬆手,後腳一蹬就竄到剛從廁所出來的小野跟前,三兩下爬上了小野身上,然後緊盯著神谷看。

神谷被自家愛貓莫名撓了一爪子還跑到小野懷裏弄得很懵,還沒想到導致愛貓反常的原因又聽見小野的驚叫——娘桑吐了在小野身上。

大概是被嚇吐的。

神谷:......

小野:......



後來神谷才想到大概是早上被那隻橘貓尿了一褲子,洗澡沒消除乾淨貓尿的味道,這才導致娘桑的反常行為和嚇得吐了小野一身。

後來神谷被娘桑防備了足足一週,最後又被尿了一褲子才消停下來,神谷對此哭笑不得。

後來TV Guide的工作人員接到了竹內的電話,通知他神谷以後雜誌拍攝也不抱貓了,原因是「被自家貓發現外面有貓了,很可怕」。






-end-

评论
热度(22)

© Homu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