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娛自樂|onkm中心|注意避雷
子博客有驚喜(???
子博客連結和密碼見最早的po
微博:高知國裏一個飛行愛
廢文網:https://sosad.fun/users/37599

Out of principle(2)

文/小愛

-emmm情節可能造成不適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求生慾MAX



小野坂的回覆來得很快。


雖然每次見面都張口就來句黃段子滿嘴跑火車一輛吊兒郎當的樣子,但在情報調查上真的令人無可挑剔,這麽多年來可以説是神谷最信任的情報來源了。


回覆的郵件加密功夫同樣做得很好,神谷花了些時間解讀内容,自動過濾了郵件裏小野坂夾帶私貨問神谷什麽時候去他家吃飯之類的嘮叨,篩選出幾個最重要的信息。


襲擊小野那幫人雖然不是茗組的人,但卻是茗組安排的,都是從黑市上雇的殺手,連匯款付錢也轉了好幾次手,要不是小野坂出色的調查能力根本查不出跟茗組有關係。神谷心裏冷笑,迅速撥了個電話,吩咐幾個心腹去把那些殺手都帶回來盤問,雖然知道很大機會茗組沒有向他們透露任何消息,他們只是純粹收錢辦事,甚至可能連小野的真實身份也不清楚,但神谷不在乎,只要有那麽丁點的可能性能向茗組報復,他也不會放過。挂了電話之後神谷回覆了小野坂,神谷在郵件附件裏提供了最近每一次出任務的參與人名單和茗組有所行動破壞DABA每樁生意的日期,這回要的是——背叛DABA組的人。


預想著小野坂沒有那麽快能查到結果,神谷決定把這事暫時放下,轉去處理組内的大小事務,以前這些都是小野主力負責,神谷只作協助和偶爾外出完成些重要任務,但現在小野被放了假,重擔自然就落在神谷身上。組内的大小事務雖然都不算特別棘手,但就是數量特別多,畢竟DABA組有那麽大的規模,組内需要組長親自處理的事務自然也數目龐大,神谷看那些密密麻麻擠滿字的報告和賬目就覺得頭痛,只得安慰自己多看一會就習慣了慢慢看下去。


看完最後一份文件,分好類按日期碼好的時候太陽正好上升到頭頂,神谷摸了摸自己餓扁了的肚子,決定要去便利店買個納豆卷再繼續工作,沒想到剛打開門就看見熟悉的身影。


“小野君?你怎麽在這裏?”


“來接神谷桑吃午飯啊,神谷桑還沒有吃午飯吧?”


“是沒錯啦……”


“走吧走吧,我剛看見有家西餐廳,午餐套餐看著特別好吃的!”


神谷被小野拉著走,想掙脫他又怕動到小野手上的傷口,最後還是被拉到了餐廳,然後在小野無形的勸食下把一整盤意大利麵都吞進肚裏撐得不行。小野滿足地看著神谷面前空掉的碟子。“很難得呢,神谷桑居然全部吃完了,很餓嗎?”


全吃完還不是因爲你!撐死了感覺下一秒就要吐了……


神谷瞪了對面一眼,可惜對面的人正在低頭看賬單沒有注意到。等神谷喝完他的奶茶時,小野拿起賬單往付款處走:“我去埋單,神谷桑在門口等我吧。”


“……哦。”




“我叫小野大輔,請多多指教啦。“自己向對面略瘦小的青年伸出手,青年看了他的手好一會才伸手回握:“神谷浩史,多多指教。“


神谷剛加入當時剛成立的DABA就展現出出色的近身搏鬥術,那是在一次和隔壁街的小混混的衝突中,他一個人硬是用一支木棍把對方所有人都幹掉,然後自己也倒了下去。當時就在他旁邊的小野被他嚇了一跳,沒想到那麽瘦小的人能有那麽大的爆發力,而且還不要命似的,每一下攻擊都把自己的弱點完全暴露在空氣下,要不是神谷過於出色的攻擊力,肯定早就被那些小混混要了命。


那是小野第一次發現,神谷一點都不惜命。


後來DABA强大了一點,小野正式成爲組長,組内成員也多了起來,福山也是這時候加入的。但强大的同時也會惹來更多的敵人,而且也比以前的小混混要難對付得多。這時候神谷和小野算是親近了一點,起碼坐在同一張桌前吃飯能説上兩句,平常聊天也不會冷場。仇家是在一個傍晚找上門的,那是和當時的DABA勢力不相伯仲的黑道組織,來的每一個人都提著刀,看見小野就毫不留情砍過來,當時神谷在外和附近的組織打交道,回來之後才知道這件事,雖然小野解釋了組員及時趕到所以沒有受什麽傷,但神谷事後還是瞞著小野,隻身一人半夜偷偷潛入對方的總部,往建築物内放了上十個炸彈把它給炸了。後來知道當時那個建築物裏沒人,所以事件沒有任何人死傷,但小野還是忍不住生氣,萬一那裏面有對方的人,神谷被當場抓住,又或者引爆炸彈的時候他來不及離開,那怎麽辦?一想到這裏小野就不敢想下去,他遲鈍地發現,自己對神谷的感情發生了變化。


可是,神谷呢?


那之後DABA勢力越發强大,小野盡力用一如既往的態度對待神谷,兩人隨著時間也變得越發熟絡,小野對自己能站在離神谷最近的位置感到欣喜,他對自己説,只要等DABA的地位穩定了,他就向神谷説明白自己的感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對小野僥幸的心態的懲罰,在他打算等DABA地位穩定下來就表白的後一天,變故來了。


那天是個大晴天,太陽光照在地面上再反射,刺眼得令人睜不開眼睛,小野約了神谷一起吃午飯,他們在路邊邊説邊走,他還記得神谷笑起來時眼睛彎起來的弧度,一輛車呼嘯而過,然後。


「砰!」


這之後小野不太記得,他只記得自己被人很用力推了一下,硬生生被推得往後倒了,出於自然反應他還用手護著頭,在地上滾了一圈,行人都在尖叫,地面被染上了腥紅,他爬起來之後到處看,偏偏找不到神谷的身影。救護車很快就來了,救護員把他扶上車,然後有個渾身浴血、已經失去意識的人也躺在床上被抬上來。


再之後的記憶已經是在醫院,他每天都抽幾個小時坐在神谷躺著的加護病房外陪著裏面的人,他查到了開車的人,還有指使的人,全都是當時有競爭的對組成員,他讓人查清那兩個人的行蹤,人找到之後,他又吩咐了一句,下的指令是「毀了他們」。


後來那些人下場怎樣小野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他費盡心思把對組封殺掉,又趁機加强DABA組的地位,從前神谷去打過交道的組織都紛紛在不同方面支持DABA組,讓DABA組的地位更加鞏固。


神谷醒過來是在一個月後的下午,當時小野正在商洽一宗軍火生意,他接到醫院的電話說神谷有蘇醒的跡象,馬上把生意都丟給福山,安排司機載他到醫院去。小野到醫院的時候,護士說神谷剛剛才醒過一次,現在又睡着了,小野也不急,就坐在加護病房外的椅子等,時不時往裏面看看神谷有沒有睜開眼睛,醫生來找小野解釋情況,說等神谷睡醒再做一次詳細檢查,沒有問題的話明天就可以安排轉移到一般病房,小野一邊聽一邊點頭,連連答好。


最後神谷在當天晚上睡醒,還和小野說了不少話,小野感覺神谷醒過來之後不一樣了,整個人變得溫和起來,說話也完全沒有了以前渾身是刺的樣子,他歸咎於這次事故的關係,並沒有往深裏想。小野繼續每天到醫院探望神谷,看著神谷從只能臥床到能下床走動,他的康復進度快得連醫生也表示驚訝,小野問到他便笑笑說因為不放心小野君一個人,得趕快痊癒回去幫忙。


終於在夏天將要離去之前,神谷出院了。


出院當天小野自然去了接他,然後在回去的路上順著一股氣勢向神谷表白了。小野吧啦吧啦把自己一直以來壓抑著的感情都抖出來,說完才後知後覺地覺得膽怯,他低著頭準備接受神谷拒絕的話,卻沒想到迎接了個擁抱。我不喜歡你的話那輛車來的時候幹嘛要為你擋啦,笨蛋。他記得他好像是這樣說的。


“那浩史答應我以後不要再拿命來拼了,好嗎?”


“好,我答應你。”


兩個人就這樣順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幸福來得太突然,突然得小野也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夢裡,結果被神谷捏住了臉。


「痛嗎?」


「痛!神谷桑快放手!」


「那很好,證明你不是在夢裡。」


再之後......再之後DABA的地位變得不可撼動起來,小野繼續是DABA組的組長,神谷卻被小野私心地調動到助理的位置,只有在重要任務的時候才會親自動身,而且再也沒有出現一丁點不惜命的行為,小野對此感到十分滿意。



“.........君...小...野......小野君?”小野感覺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臉頰。


“嗚......浩史?我睡著了?”


“到家了,快起來,還是說你想在車上睡過夜?”


小野記得自己做了個夢,“我做了個夢。”而且這個夢還跟......


大腦清醒過來的同時迅速把夢的記憶掃進了潛意識裏,任憑小野怎麼也想不起來,只隱約記得它好像對自己很重要。


“嗯?你夢到什麼?可愛的大歐派姐姐嗎?”


“......我忘了,不過肯定不是大歐派姐姐!”


“不是大歐派姐姐那我沒興趣聽了。”神谷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拋下小野轉身就走。


“喂喂喂......”


小野追著那人瘦小的背影,撈過神谷的手十指相扣,兩個人踏著一致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去。


-tbc-





评论(2)
热度(9)

© Homu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