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娛自樂|onkm中心|注意避雷
子博客有驚喜(???
子博客連結和密碼見最早的po
微博:高知國裏一個飛行愛
廢文網:https://sosad.fun/users/37599

Out of principle

-句號阿嫂
-是我,我挖新坑了
-希望能寫出劇情向的感覺,雖然這一章很明顯完全失敗了(。)



新宿,DABA組下的黑醫診所。

診所裏有好幾個人,全都來自DABA組,但只有一個略瘦小的男人坐在長椅上,其他的都分散在不同角落站著,可見坐著的人的分量不輕。

聽著診治室内傳來細微的聲音,神谷靜靜地分析著最近發生的事。

組内最近不太順利。

DABA雖然一向和茗組有著地盤競爭,生意上也不時有些摩擦,但DABA在新宿已經立足甚久,地位鞏固,光是管理區域的數量茗組已經望塵莫及,所以一直以來倒是相安無事。

然而最近的形勢變化著實令神谷擔憂;先是軍火生意在談攏之前被茗組捷足先登,到後來竟被强行搶走了一批貨,損失好幾百萬。

這一次,茗組居然直接派人暗殺組長——小野大輔。

根據小野的助理佐竹說——雖然神谷對小野的行程瞭如指掌但由助理交代比較合規矩——事發的時候小野凑巧獨立行動,一群人突然出現,每個手上都拿著武器,顯然是要小野的命。

出事之後神谷立刻派了人調查始作俑者,雖然還沒有確實證據但神谷猜測很大機會也會是茗組。如果説之前的插曲都是茗組對DABA的試探,那這次無疑就是明擺著的挑釁了,而且結合先前的種種,全都表示著DABA組内有了内奸,而且這個内奸對組内乃至組長的行動都十分熟悉。

只是,動機呢?

和DABA的根基深厚不同,茗組這幾年才剛剛崛起,照道理這不應該有那麽大的膽子站到DABA的對立面上,除非 ……

有一個念頭迅速在腦内成形,但神谷還未來得及抓住它的尾巴診治室就打開了。

小野跟著醫生伊藤出來,神谷幾乎從椅子上跳起來,快速掃視了小野一下,見他臉色還算紅潤,也不需要人攙扶,除了身上的襯衫因爲剛才的打鬥撕開了幾個口子和手上挂了個彩之外沒什麽大礙,剛剛一直懸在空中的心終於落下。

小野像是沒想到神谷會出現得那麽快,連忙上前道:“神谷桑?你不是在上野那邊有事要處理嗎?怎麽在這裏?“

神谷沒好氣,瞪了他一眼:“你還好意思說?説你多少次了無論如何身邊都要帶幾個護衛,你偏不聼,看現在差點命也沒了。”説罷轉頭向醫生求證:“伊藤醫生,他還有沒有傷到哪裏?要不要留下來觀察?”

伊藤醫生穿著白大褂,笑眯眯地看著兩人,輕拍了一下小野的肩膀:“小野桑沒什麽大礙,就是右手被利器割傷了,我已經替他消毒包紥好,注意不要碰水就好。”

神谷鬆了一口氣,一言不發拉小野上車,伊藤醫生什麽也沒說,徐徐跟在後面,目送載著DABA最高層成員的兩個人的黑色房車呼嘯而去。



小野第三次蹭過去被推開的時候,終於意識到自家戀人生氣了。

神谷自從上車之後就沒正眼看過小野,只看著車窗外的風景,像是突然對窗外充滿了興趣,唯獨一句話也不跟小野說。小野挑起話題,神谷就嗯嗯啊啊敷衍過去,小野蹭過去,他就索性推開不理。

車子很快就到了總部,說是總部其實就是高級住宅區裏的一棟別墅,表面看起來和其他民居沒有分別,毫不起眼。福山在一樓看見神谷下車便知道小野肯定也回來了,趕緊下樓迎接二人,沒想到一踏出門就被神谷的低氣壓炸了一身,還未來得及詢問小野情況如何,神谷已經搶先開口:“小野桑右手受傷了,我還要上去處理剛剛落下的事情,就麻煩潤你看著他了。”

説完就飛快消失在門後。

福山:“……”

剛下車的小野:“……”

二人對視幾秒,福山決定還是先把慣用手不太方便的leader扶下車,不然一會人不小心又摔著了,神谷怪罪起來的話遭殃的可是自己。下了車進屋之後小野就跑進了厨房不知搗鼓什麽,不一會就捧著杯子上樓去,福山聳聳肩,決定不再管這兩口子,溜回自己房間幹活。

神谷回到房間立刻打開電腦,給小野坂發了封加密郵件,這封加密郵件防外泄功夫做得很好,就連内容也全是暗號,如果沒有解密密碼即使截取到内容也只能看見一堆亂碼,根本不會知道内容是什麽。等待小野坂回覆期間,神谷準備整理一下組内近一個月的財政檔案,可還未點開文檔,門就被敲響了。

「篤篤」

“進來吧。”

進來的人看見神谷趴在桌子上看電腦,嘆了口氣:“神谷桑又趴著,長時間趴著對你的腰不好,一會又得喊腰痛了。”

神谷順著他的動作坐起來,拿過小野放電腦旁的杯子,道:“這是什麽?”

“蜂蜜水,我用溫水泡的,現在喝剛好,你聲音有點啞,是喉嚨又不舒服了嗎?”

“哦。”神谷雙手捧起杯子一口一口喝下去,溫暖的蜂蜜水滑過喉嚨,舒緩了脹痛的感覺,小野見他不回答就知道他默認了,繼續說:“神谷桑總是身體不舒服,又不好好照顧自己身體,上次我買的增濕器神谷桑用了嗎?肯定又放一邊了吧。”

“那個增濕器壞了......”神谷嘴硬,他知道這樣下去小野肯定不會罷休,索性轉移話題:“小野君不也是這樣。”

“......這是意外,神谷桑。”

“你要是好好帶著護衛就不會出現這個意外了。你想想,要是對方再多一些人,就能要了你的命了,到時候DABA怎麼辦?”

還有我怎麼辦?

這句話神谷沒有說出口,但小野懂。於是他彎下腰,用沒受傷的左手圈住戀人不算寬厚的肩膀,頭靠在上面,道:“嗯,這次是我考慮不周,讓神谷桑擔心了,對不起。”

神谷也明白這次不全是小野的錯,比起責備小野,更重要的是儘快揪出幕後真兇,免除後患。他抬起男人的胳膊,保持坐著的姿勢轉了個一百八十度,然後也伸出雙手抱住男人比自己壯實不少的腰。

兩個人無言相擁了良久,直至神谷的手機鈴聲響起才分開,神谷推開小野,摸了摸鼻子接通電話:“喂?”小野在旁邊看著他的臉色越來越差,最後只回了句“我知道了。”便掛了電話。

神谷正色,道:“今早我收到消息之後已經吩咐了下面的人不能走漏風聲,現在看來是對的,已經查到這次也是茗組動的手。”

聽見是茗組,小野也嚴肅起來:“雖然不意外,但茗組最近實在太囂張了。”小野正想開始擬定反擊計畫,就被神谷打斷:“我會處理的,傷者就給我好·好·休·息。”

小野失笑:“神谷桑,我可沒有假期。”

“我是你的助理,你的假期我說了算,我說批了就批了,你有什麼意見?”

小野拗不過他,只好妥協:“好,那我回去等你回來,今晚想吃什麼?”

“你手受傷了不能沾水,今晚叫外賣吧,我要XX家的煎餃子定食。”

“好,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我讓潤載你回去,免得你又鬧出些什麼來。”説罷像是預知到小野會反對,補上一句:“反駁無效。”


...

到家的時候距離太陽消失在西面已經有一段時間,月光灑落在街道的陰暗角落,蟋蟀唧唧唧地叫,神谷的肚子咕咕咕地響,秉持著健康第一的原則神谷決定加快腳步上樓。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神谷桑快點去洗手,外賣已經送到了。”小野戴著眼鏡,視綫落在手裏的文件夾上,飯桌放著兩個形狀詭異的白色塑料袋,顯然這人在等著神谷回來吃晚飯。

神谷有點心疼,如果他早點回來那小野就不用等他那麽久了,但同時又有點小得意,看,他那麽好,而他是我的。

神谷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小野已經坐好在餐桌前,剛剛還被包裝在塑料袋裏的食物現在被拿出來,在桌面上放好,餃子還散發著熱氣,應該是小野趁著他在洗漱的時候把它們都扔進微波爐加熱了。

“我不客氣了。“

“我不客氣了。“

餃子雖然還熱騰騰的,但始終跟新鮮做好的有分別,只能說過得去,距離好吃還差得遠。但神谷不介意,反正好的一頓不好也一頓,對他來説只要填飽肚子就好了。

吃著吃著覺得神谷有點奇怪,平常吃飯小野一定東拉西扯,上至組裏事務下至明天晚飯吃什麽也要說一說,但今天卻安靜得可怕,這樣想著神谷趁扒飯的功夫往對面撇了眼。

然後?然後就差點被自己嗆死。

神谷差點就忘了,坐在對面的人是個負傷人員,現在傷者正努力嘗試用右手拿好筷子吃飯,但從那比平常拿筷子還要詭異的姿勢和本人扭曲的表情來看,很明顯是失敗了。

“……小野君,要不你用勺子?“

小野一臉不服輸,但糾結了半天還是妥協了:“……哦…“

神谷看著他沮喪的表情莫名覺得很好玩:“小野君,明天喝粥好不好?“

小野知道神谷在逗他,苦笑道:“神谷桑,我是右手受傷,不是生病了。”想了想又補充:“反正很快就結痂了,不礙事。不過今晚可能要神谷桑幫我洗澡啦~”

神谷看他笑得一臉燦爛:“......”


...
飯後小野又回書房埋首文件堆,神谷窩在電腦桌前,手指在鍵盤上噠噠噠敲個不停。過了快一個小時,神谷才伸著懶腰站起來,向著書房大聲說:“小野君———!你快拿睡衣———我想去洗澡了———!”

小野:“啊?”

神谷怒:“啊什麼啊!伊藤醫生說了你手不能沾水,我洗好澡再給你洗澡又出一身汗!倒不如一起洗!”

小野飛快拿了替換的衣服,還連帶神谷的衣服也拿好,站在浴室門旁等著神谷。神谷無視小野得瑟的笑容,在小野放好兩個人的衣服之後讓他脫衣服,自己也脫清光,然後先走進浴室打開花灑調好水溫,淋濕自己的頭髮後按洗髮水在手上,搓出泡泡之後往自己頭上招呼,直至自己頭頂著一大團白色泡沫,又按著小野肩膀讓他坐小板凳上,右手維持舉高的姿勢,重複一樣的步驟。

小野看著戀人頂著團泡泡,一臉認真給自己洗身子的樣子,又看看鏡子裡同樣頂著團泡泡的自己。

啊,同款造型呢。

想著想著小野忍不住笑出聲,結果被神谷輕拍了一下:“坐好,別亂動。”

最後一點也不浪漫的共浴在神谷把洗乾淨的小野推出換衣間,然後拿起花灑麻利沖乾淨自己身上的泡沫結束。

小野穿衣服的時候,神谷正往自己身上抹潤膚乳,他甩了甩自己的右手,往旁邊的人黏:“浩史......我手麻了。”

“自己揉揉,嘖我在抹身體乳你不要黏...!過...!來!”

被推開了小野也不放棄,把手橫在戀人面前,用能做到最可憐的表情,眼巴巴看著戀人。

“......”手臂傳來被按壓的感覺,輕輕柔柔的,舒緩了痠痛的感覺,神谷專注地給他按摩,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綁了繃帶的位置:“......這樣好點沒?”

“嗯,好多了,謝謝浩史。”

神谷早上在總部已經把落下的東西都處理好,加上小野受傷了被神谷以「給我好好養傷快點痊癒再管組裏的事」為理由禁止熬夜工作,兩個人在時針指向十一點前就在床上睡下了。

因為小野的右手有傷口,神谷不得不放棄平常縮在小野胸前睡著的習慣,兩人背對背躺著,小野那邊傳來平穩的呼吸,想起來今天一天那麼多事,早就累了吧。神谷默默抱緊了平常只用作裝飾的kitaca玩偶——那是某次去北海道時神谷自己買的手信——才填補了心裏莫名的違背習慣的不安。

盯著床單的某一點,他突然十分渴望小野的手好起來那一天。

不然這日子沒法過了!

-tbc-

评论
热度(14)

© Homu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