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娛自樂|onkm中心|注意避雷
子博客有驚喜(???
子博客連結和密碼見最早的po
微博:高知國裏一個飛行愛
廢文網:https://sosad.fun/users/37599

【野神/onkm】冬夜靜候

-舊文修改後重發
-時間線大約在2016年11月
-小甜餅
-反正甜不過正主
-內容純屬虛構,是作者的妄想產物,與現實任何人物、機構無關


...
浴室里傳來「啪嗒、啪嗒」的水聲。客廳只亮了一盞燈,照著攤開在茶几上的台本,娘桑安靜地窩在牠的貓窩里,似乎已經睡著了。廚房裡的即磨咖啡機「嗡嗡」地運作著,聲音不算大但也有足夠存在感。

神谷裹著一張薄毛毯縮在皮沙發一角。沙發是去年冬天時換的,神谷一向怕冷,結果天氣轉涼把被爐搬出來之後就幾乎只躲在被爐里死活不出來,好幾次還睡著了落得感冒的下場。最後自家後輩看不下去強硬地把原來的布沙發換成皮質的,理由是「皮沙發坐著要暖和的多,這樣神谷桑就不會整天窩在被爐了」。神谷聽了之後只能苦笑地看著搬運工人把使用了好幾年的布沙發搬走再把新沙發搬進屋,同時又為戀人的貼心感到滿溢出來的溫暖和幸福。

——當然這些小心思不會讓那個笨蛋知道。

思緒飛啊飛,快要飛出銀河系時,神谷手裡的台本「啪」的滑落在地上,發出了挺大的聲響,所幸的是沒吵醒在飯廳那邊睡著了的喵星人。

這麼一震神谷才意識到自己又魂游太空了,自我吐槽著「果然老了是大叔了」彎腰拾起掉落的台本,重新拿在手裡慢慢核對。

——滴答、滴答、滴答......

看了沒十五分鐘,神谷又坐不住了。看了一下遠處的電子鐘:23點17分。

“還沒有回來啊……”看了看時鐘,小小歎了口氣,索性放棄核對台本。將攤開了的大本小本都合上疊好,之後小心地碼在書櫃上,去廚房泡了杯黑咖啡,再窩回沙發的一角邊喝著邊等那人回來。

神谷記得上週小野給他傳過郵件,內容是他今個星期的日程表,不過當時神谷在收錄中,略看了一下又放下手機投入工作。想到這裡,神谷拿起手邊的iPad點開那封郵件,一點一點地看小野的日程。

看到今天的工作安排時,他下意識地先看工作結束的時間,晚上9點還有一個常規收錄,那麼按小野的工作效率應該10點半左右就完成了,但是到了現在也還沒有人影……

——要不先去睡吧。

一個念頭飄了出來,但很快又被神谷打消了,最近兩人能待在一起的時間少之又少,自己先是9月初的solo的綵排,之後因為身體過於勞累休息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最近又要準備kiramune朗讀劇的綵排,加上各種各樣的動畫收錄,幾乎沒時間好好地睡一覺。

比起神谷小野更誇張,先不提連神谷看見也懷疑能不能做完的動畫收錄工作,之後還有十一月末發售新單曲的歌曲收錄和pv拍攝,每年12月定番的orepara綵排也隨著日子推進越發密集,中間甚至夾雜了在鳥取和札幌舉行的live和event。在這般擠得不能再擠的日程之下,神谷翻找自己的記憶,除了每月固定的兩次DGS收錄外,這幾個月來能跟小野獨處的機會好像還真的只有睡覺和早上出門前了。雖然也不是說對現在的生活有什麼不滿,倒不如說神谷很明白這才是他們被業界需要的證明,應該對此感激。

兩個人一直走到今天的十餘年,從普通前後輩關係到交情頗深的朋友,再到現在的交往關係,過程雖然不算大起大落,但也絕對說不上是一帆風順、毫無障礙。本來聲優便屬於難找到另一半的行業,加上神谷和小野兩個是同性,當中遇到的阻滯自然更多。

一開始是懷疑自己是不是一個合格的戀人,之後是互相發掘了一些缺點,發現對方並非交往前想的那麼完美,決定同居之後更時不時為了生活上雞毛蒜皮的問題鬧矛盾,這些種種都讓神谷和小野的關係出現過危機。但經歷過後兩人仍然能互相陪伴,互相扶持,並肩走下去。

老實說神谷有時覺得,自己已經分別在10年前、還有跟小野確定關係時把自己這一生的運氣給透支了。所以為了好好保護自己得來不易的幸福,神谷一直小心翼翼地經營著這份感情,他用著自己的方式去保護跟小野之間的關係,甚至到了放在手心怕摔破,含在口裡又怕化掉的地步。就連小野本人也不時吐槽「浩史太緊張啦~放輕鬆放輕鬆」,神谷嘴上雖然應著「好好好」,但其實心裡也沒聽進去多少。

他怕,他怕因為他的一個輕率,令自己和對方成為公眾的眾矢之的。他怕,他怕會因為他的疏忽而毀掉自己和小野工作。他更怕,怕他和小野得來不易、安穩又幸福的生活會像海市蜃樓一樣消失得不留痕跡。所以他盡了全力,把所有可能破壞掉一切的可能性都掐掉。

但到了最近,神谷開始覺得小野說的是對的,與其每天擔驚受怕,倒不如破罐子破摔,活得輕鬆一點更好。小野嘴上雖然沒明說,但似乎也多多少少看出了神谷的心思,這幾個月無論在錄音棚還是DGS都變得比以往還要粘著神谷,引得神谷也跟著他一起鬧。

自從上次無意之間發現之後,兩人就特別喜歡「喂喂、兄弟、喂喂吶喂喂吶」地模仿燃堂,引得大家發笑,就連島崎也說現場以他們為中心。最近還變本加厲開始在DGS公然說些放在以前絕對會被NG剪掉的台詞。想起早幾天新一期DGS的收錄時自己被那人突然的一句「漏らしてあげる」弄得心跳加速雙頰發燙……神谷嚴重考慮該是時候跟自家後輩就什麼不能在家以外做或者說來約法三章。

又嘬了一口咖啡,但本應提神的咖啡放在神谷身上不但沒起什麼作用,反而讓他昏昏欲睡起來,開始小雞啄米。這一啄就順帶啄出了半杯咖啡,全灑了在薄毛毯上,還有些順著薄毛毯滲到神谷的睡衣,形成了一坨深棕色的咖啡水漬。腦運作無限減慢的神谷過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弄髒了衣服,幾乎從沙發彈起來,快速抽了幾張紙巾把灑出來的咖啡吸掉。

慌忙之際玄關就傳來動靜。

「咔嚓——」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站在玄關的人和僵硬在沙發前的人對視著,面面相覷。


...


神谷穿著剛剛重新換上、乾淨的睡衣坐在床上,抱著小野的枕頭,眼睛盯著浴室的門一動不動,不知在想什麼。

「咔噠——」

浴室的門開了,剛剛一直等著的那人穿著背心短褲帶著蒸汽慢條斯理地走出來,沒完全擦乾的頭髮髪尾滴著水,落在背心上變成大大小小的水灘。

“……小野君,頭髮不擦乾,會感冒的。”

小野楞了一下,然後掉頭回浴室,再出來的時候手裡拎著條毛巾,蹭啊蹭,蹭啊蹭,蹭到了神谷的懷裡,頭靠在大腿上,一臉耍賴臉地道:“那大叔幫我擦?”眼睛閃呀閃好像個孩子一樣撒嬌,自己還那麼受落也是沒有誰了,神谷想。

手指隔著毛巾,在小野的頭上按摩著吸收水分,看著後輩那一臉滿足的笑容,神谷忍不住停下手上的工作去蹂躪他的兩頰,小野配合地「哎呀哎呀」的慘叫,要多逼真有多逼真,逗得神谷笑個不停。最後變成神谷待了在小野的懷裡,用手指捏住年下戀人高挺的鼻樑,欣賞著誇張的顏藝,從心底的笑意怎麼都掩蓋不住。

“噗......笨蛋嗎你是。”

“對我是笨蛋,專屬大叔的笨蛋。”

“……”

〔系統提示:玩家【神谷浩史】受到暴擊 HP-50〕

神谷把臉埋進小野溫暖的肚子,試圖藏起泛起發熱的臉。小野也不拆穿他,只環著神谷清瘦的肩膀,像哄孩子一樣輕輕搖著。

兩人溫存了一會,神谷突然輕捶了小野肚皮一下,小野被自家前輩孩子氣的動作萌的不要不要的,道:“怎麼了,浩史?”

神谷翻了個身,從下直視著小野一如以往溫柔的目光,說:“你啊…別常常在外面說些有的沒的,free了可不是什麼都說了算。”

“嗯?浩史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小野裝傻。

“你少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

“欸~大叔不說清楚的話うっかりonoD不會明白的啦~”

這麼鬧下去肯定沒完沒了,神谷只好直接挑明:“…….就是啦,星期三DGS收錄時你說的漏らしてあげる什麼的……”還未說完就看見小野一臉憋笑,毫不猶豫給他一下爆栗然後逃出小野的懷抱:“你耍我!”

小野邊誇張地說著「好痛——!」邊又黏過來強壓制神谷做著樣子的掙扎,把人再次收回自己懷裡摟著,道:“浩史早幾天臉紅的樣子我好好的記著呢~卡哇伊吶~~要不下次我們真的來試試吧!”

…………好吧又是一臉平靜地耍流氓,幸好神谷也不是省油的司機,一巴掌糊在小野的臉上應著:“是是是大叔我老了受不起你折騰了你快放開我......”

小野順神谷的意鬆開了他,神谷把自己撐了起來,然後又像章魚一樣掛在小野身上。

“大叔今天怎麼了?”

“嗯……再一會就好。”神谷沒有說出口,他覺得小野會懂他的心思,小野一定會懂的。

不出所料,小野沒再追問下去,只安靜地將厚實的手掌覆在懷裡人的背,然後順著脊骨來回輕掃著,隔了一會,又開口道:“等過了orepara,新年的時候我們一起回高知吧好不好?媽媽D說想你了。”

神谷明顯被這話驚了一下,過了幾秒才稍微把自己從小野身上推開回應:“欸?hatsuyo給你打過電話?”

小野似乎被神谷這反應逗笑了,顫著聲音說:“嗯,就在剛剛我回來的路上。媽媽D說想我們家可愛又帥氣的浩史了~”

本來以為神谷會反駁「別說我可愛!」之類的話,怎料神谷笑得特別開心,連聲調都變了:“哈哈哈哈哈媽媽D想我了但是沒想你呢~小野君被拋棄了哈哈哈哈咳咳咳......”笑到最後還被自己嗆到。

“浩史......”小野一臉傷心。

“噗...別扯著這麼一張臉!orepara後對吧?那我明天去跟竹內桑說一下問問能不能排開那幾天的日程……啊啊大叔我可想去仁淀川了...只是之前都沒時間去,今次一定要去看!”小野看著比自己年長三年的戀人嘟噥著,笑得一臉寵溺:“好好好,你想去哪裡我都陪你去看。晚了,我記得你明天還有九點的工作對吧?快點睡覺啦。”說著就摟住神谷躺下,然後把被子蓋在兩人身上,吻了吻愛人的額頭。

“晚安,浩史。”

“嗯……晚安,大輔。”




-end-






2016的我仍未知道半年後這兩人還真的跑了去高知還搞了個分上下兩部的m3出來orz


评论(1)
热度(31)

© Homura | Powered by LOFTER